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阅读新闻

四本架空历史文云枫穿越汉末架空时代鸠占鹊巢夺占了县城!

[日期:2019-07-08] 浏览次数:

  498888王中王,话题转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后,赵有为顿时来了劲头,滔滔不绝的说道:“没错!经世治国,首要之务乃在于尊崇纲常人伦之道。什么是纲常人伦?一言以概之,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。天地尊卑,大小有序,此之谓也。山阳知府钱默钱大人,乃是朝廷任命的知府,生杀予夺,唯取决于天子一人。云县令年纪轻轻,如果诚心想要济世救国,就该遵循纲常之道,岂能擅杀朝廷命官?要是那钱大人真的有罪,可以将其解押至洛阳城,交予天子处置,岂可擅权而为?如此行径,又与谋反何异?”说完,目光炯炯的望着云枫,表情显得十分的恳切,一副真心实意为云枫着想的样子。云枫静静的听着,等到听赵有为说完,淡淡的问:“就这些?”赵有为点了点头,想了想说:“还望云县令悬崖勒马,迷途知返,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”云枫听了这极富现代哲理的话,不禁暗暗好笑。不过,现在可不是好笑的时候,他盯着那赵有为,一字一顿的问:“诚如赵老先生所说,那么云枫有一事不明,还望赵老先生赐教。”赵有为一见云枫的语气客气了不少,不禁喜上眉梢,看来这云先生真的被自己忽悠住了呢,忙说:“但说无妨。”云枫盯着赵有为,肃然问道:“要是云某不是早有准备,仍然一心扑在剿匪一事上,任由那钱默率领五千官兵在背后狠狠地捅我一刀,到时候不但云枫身死人灭,连带着整个剿匪一事也随之付诸东流,那又如何?云某死就死吧,那些惨死在土匪刀下的无辜百姓,又有何人替他们申冤雪恨?那些无恶不作的土匪,就任由他们继续逍遥法外横行无阻?”一席话,驳斥的那赵有为呆了又呆,赵有为望着云枫那几欲喷火的双眼,那目光如刀,似乎恨不得把他的心剜出来似的。赵有为不禁打了个机灵,竟然一个字也迸不出来了。栾飞回头望了望那钱默,又看了看赵有为,满脸讥嘲的说:“老先生满口都是仁义道德,言必称孔孟,那么孟子有云: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老百姓的利益大于一切,谁敢恣意践踏老百姓的利益,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!无人能够例外!土匪直接对无辜群众亮起了屠刀,烧杀淫掠无恶不作,其残暴行径,简直是令人发指,可谓是天怒人怨;钱默身为山阳知府,非但不尽职履责剿灭土匪,反而还私心作祟向剿匪的保安旅发起突袭,也是土匪的帮凶,是坑害民众的刽子手!所以,诛杀他们,乃是上顺天命下应民心!又胡扯什么纲常人伦呢?”说完,盯着赵有为,一字一顿的说:“老先生要是还不服气的话,大可以问问这在场的民众,这钱默究竟是该杀,还是不该杀!”精彩剧情:又过得几日,武月绫不得不下水摸鱼,顺带洗刷一下。河水冰凉,实在难受,摸了一会就上岸烤火,附近的野味被打光了,鱼也难抓,武月绫不得不考虑换个地方了。看向正在与小猞猁玩耍的花楚儿,她目前能坐起来,就是不清楚能不能行进。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,坐下来继续把头发蒸干。“我们得换地方了,再待在这里恐怕得饿死了。”武月绫把烘干的头发束起来,若不是温度刚好回升了,她也不敢下水摸鱼,顺带洗了一个澡。“嗯,小娘子准备什么时候出发?”花楚儿放开了小猞猁,笑着问道。这几日的相处,倒也和睦,而花楚儿也开始叫武月绫小娘子,承认了自己婢女的身份。“你身体能行动吗?”武月绫担忧地问道。“小娘子若不是忘了,我可是宗师级别的高手,只要运足气力,走上几里路还是没问题的。”面对花楚儿的回答,武月绫低下头思略了一下,“哎,要是去医院,肯定是先把伤口缝起来,就算行动起来也不用担心伤口裂开,可惜我出门没带针,这样自然愈合也不知道有没有坏处。”“什么?”花楚儿听到武月绫的嘀咕声,疑惑道。“我是说,你这伤好得太快了吧,会不会留下后遗症。”武月绫把发簪插上,抬起头说道。“后遗症肯定有的,比如我的身子就会多出两道疤,其实现在再去采一些我认识的草药来,磨成沫涂在身上好得更快,”花楚儿抿了抿小嘴巴,有些委屈,特别是留疤这种事情,不过很快就转换了心情,“那种药草配方可以消除身上的疤痕,加上我运功加速身体受伤部位的血液循环,自然愈合得快,不然我早就死在了刀伤剑伤上。”“原来如此,去哪找这种草药?还有配方是什么?”武月绫好奇的问道,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如此神奇的草药配方。“我记得小娘子有笔墨纸砚,我直接写出来吧,这本来是师门的不传之秘,不过我现在都是小娘子的下人了,倒也不至于藏着。”花楚儿挽了挽耳边的垂发,说道。“话说还未问你怎么惹上天豹庄的,难不成有什么仇怨,为啥去偷人家东西?”武月绫起身去行囊里拿笔,马儿不安分的轻啸了一声,似乎有些暴躁,武月绫摸了摸马头,安抚了一下。“还不是因为夜光珠,天豹庄的镇庄之宝,夜光珠,价值连城,作为专业的小偷,自然看中了这等宝贝,谁知道这群家伙守宝如命,布置的陷阱实在过分,”花楚儿说着说着义愤填膺起来,接过笔纸后继续道,“守着一个宝物,居然用了近百个陷阱,还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暗弩,我腰部这一箭就是暗弩所伤,还好他们是那三个货色没有在暗弩上涂毒,不然我就死翘翘了。”花楚儿说完做出一个吐出舌头挂掉的样子,随后继续在纸上写着,写完后又还给了武月绫,“不要嫌弃啊。”武月绫看着上面鸡爪一般的字,满脸的嫌弃,“你这字也未免太难看了...”“都说了不要嫌弃,小女子我不喜欢书写,也不喜欢读什么诗书,更不喜欢那些只会吟诗作画的文人墨客,不过要是有某位大名家写出来的真迹倒是会很欢迎。”花楚儿自顾自的说着。武月绫不解,问为什么欢迎,明明都不喜欢,然而花楚儿给出的回答让武月绫彻底无语了,因为值钱,这家伙,完全掉钱眼里去了。武月绫细细一读这些药材名称,竟然一个都不认得,于是朝着花楚儿摇了摇纸,“我一个都不认得。”花楚儿无奈的叹息一下,解释说,就是因为一般人都不认得这些药材,所以才没有提前跟小娘子说。武月绫问她想不想去复仇,花楚儿犹豫了一会,其实按照江湖规矩,她是不应该记仇的,毕竟她是贼,偷人家东西不成,反被人家伤了,差点丢了命,这些都只能怪自己技艺不高。武月绫直言说要是自己肯定回去报仇,而花楚儿则是说,既然成了小娘子的下人,这辈子就跟着小娘子了,有机会再去寻仇,毕竟命是小娘子救的,人也就是小娘子的了。二人收拾了一下,便启程了。武月绫牵着马,花楚儿坐在马上,沿着河流往下行去,不多时来到了一处山林,期间在路边偶尔采了几株药草。“哈,哪有小娘子牵着马,做下人的骑着马的,你说是不是,小喵喵。”花楚儿调笑了一句,同时逗逗坐在马头上的小猞猁。“要不是你受伤了,怎么会有马给你坐。对了,还没问你师出何处?”武月绫牵着马儿,离开河边,往山林里行去。“百花谷,可惜师父早就作古了。”花楚儿表情平常稀松,似乎一点也不怀念。“有这么一身本事,干嘛要当飞贼?”“因为,我师父就是贼啊,做徒弟不去做贼做什么?去某个青楼唱唱歌跳跳舞,服侍服侍男人?我可干不来,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。”花楚儿晃着脑袋,一副嫌弃的样子。精彩剧情:鱼河程咬金等人不大一会儿就到了海城小镇,临入城之际,大仇得报的李刚忽然对鱼河说:“大哥,咱们此番前来,之前本打算住在客店,等到给咬金小兄弟打造兵器的时候,准备好礼物再去拜会欧家,不想阴差阳错与欧家公子欧阳文起了误会,当时也没准备什么礼物,这次咱们不能太空手去吧?那样显得咱们不懂礼数呀!”鱼河一听李刚说的有道理,自己等人确实不能空手前往。于是,鱼河带着几人置办了一些礼物以后,在才去欧家拜访。欧叶铁听到门房下人说鱼河等人来了,赶忙到门口迎接,途中欧阳文听说程咬金也来了,就也跟了出来。双方一顿客气,鱼河等人向欧家父子说明来意,欧家父子知道鱼河等人是来辞行的,就让人准备践行酒席。宴饮之时,欧家老爷子说希望程咬金能经常过来,知道程咬金要回老家,希望程咬金给王铁匠带话让王铁匠有空也来看看。欧家父子本想就鱼河等人明日再走,奈何鱼河等人已经答应孟海明早些回去,只好作罢。辞别欧家,回到海盐村,才知道孟海明已经将海盐等货物整备好,并且已经准备害了晚宴,专等几人回来了。酒宴之中,孟海明将鱼河叫到一旁,询问程咬金家中还有何人,可曾婚配,鱼河说程咬金家中好像只有一个老母,至于是否婚配就不得而知了。孟海明就将自己有意将女儿许给程咬金的想法对鱼河说了,想请他代为询问最好能保媒。鱼河一听笑了,说道:“孟大哥好眼光,咬金兄弟确实非一般人。不过贤侄女好像还小吧,年龄也就和卢氏兄弟相当吧。会不会太早了?”孟海明则说:“你只管去问程咬金,剩下的事我自有对策。”鱼河走过问程咬金婚否,程咬金虽然有些莫名其妙,但还是摇了摇头,又补充一句说自己不知道可曾定亲,需要回家问过母亲。鱼河大喜,将这信息告诉孟海明。直到半夜,酒宴才散去。各自回访休息。第二天,用过早饭,带好家伙,鱼河雇了五六个伙计一同运送货物,孟海明则带人一直送到村口。就在此时,海城小镇方向跑来两匹快马,马上两人一大一小,正是欧叶铁和欧阳文父子二人。看到鱼河程咬金等人还未走,顿时大喜。鱼河等人值得停下来,上前和欧家父子二人叙话。鱼河对欧叶铁说道:“大哥,昨日不是说好了吗!今日我们不去辞行,今日你们也不来送别,您怎么又带着侄儿过来了。”欧叶铁笑着说道:“贤弟,为兄今天前来有三件事儿,其一是给你们给你们送行;其二是让咬金给我王师弟带一封信;其三是嘱咐你督促咬金尽快将金刚伏魔棍法练到大成,到时候咱们陪着他一同去上少林寺为师傅正名。这事儿你一定要记得,时还在少林寺受苦呢。”说罢,欧叶铁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递给程咬金。鱼河点头称是,程咬金也保证会尽快练习好金刚伏魔棍法。精彩剧情:利剑部队是对大帅手下安插在各个县镇的亲信人员的总称,他们的权力极大,甚至可以先斩后奏,曾经有一个误会,有传言乐治县指挥使想要投敌,利剑部队就设计斩杀了指挥使,事后调查根本就是没影的事,然而他们却未受到任何处分,反而被大帅调入郡城加官进爵。惊慌之下,张三年也没有多想便立刻下令打开城门。城下溃兵鱼贯而入,为首一人进入后突然翻脸喊道:“弟兄们,随我杀进去。”为首一人冲向开城门的小兵,一刀之下,小兵便猝不及防被杀了。这时,远处也出现了近百名士兵朝城门涌来。见此情景,张三年立刻醒悟,自己上当了。“怎么会,怎么会,他们居然。”张三年想到城破的后果,而且还是自己的失误,脸上一阵煞白。刘峰等人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若是正常战斗不敌对方,丢了城门,就算罚也不会太严重。但如果是被骗丢了城门,那后果就大发了,张三年身为主官固然跑不掉,但他们这些小兵也很有可能被军法处置。“大人,冷静一点,赶紧想办法。”刘峰拱了拱张三年道。“对,抓紧时间我们还有机会。”张三年很快冷静下来,凭借多年的从军经验下令道,“大山,小鱼,杨永你们三人赶紧去通知队正和其他伙长前来战斗。”“是,大人。”从属于张三年的那一伍,走出三人,然后立刻奔离城头。“刘峰,田羽刚,李正,你们带队跟我下去尽量堵住城门。”听到命令,众人一阵沉默,堵城门那是要用人命去堵啊。看着下方越来越近的敌军,张三年一咬牙威胁道:“跟我来,临阵脱逃者杀无赦。”这篇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,可爱的你喜不喜欢这篇文章呢?有了小编给你推荐的小说,再也不用闹书荒了吧!如果喜欢小编写的这篇文章,可要多多转发哟,点关注,不迷。